推荐资讯

陈凡弹出一道墨焰将他尸体烧成灰

发布时间:2018-07-03 22:07 浏览:
“陈道友,我金乌堂乃是北寒域屈指可数的大商会。先天供奉如云,五大金乌使镇压北寒,总堂主更是堂堂真君,您莫非真要与我金乌堂为敌?”
 
    “聒噪。”
 
    陈凡反掌一手,直接将金乌堂主拍成肉酱。
 
    这位在朱魇城中举足轻重,和各大修仙家族族长谈笑风生的大人物,连一秒钟都未支撑下,就化作一片肉泥。
 
    “嘶。”
 
    这一刻,连丁老都失色。
 
    能坐上分堂之首,金乌堂主好歹也是神海修为,在整个朱魇城中,也能排进前一百的高手,但被陈凡如杀鸡般杀死,这就太让人害怕了吧。
 
    但此时,大堂中,还有一人不仅不怕,反而兴奋起来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道友竟是一位先天强者,是本使之前看走眼了。”
 
    丹使依旧端坐椅上,双手摩擦椅背,眸光发亮:“看来天元丹,说不定真出自道友之手。这么说来,道友莫非还是一位炼丹大师?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满场哗然。
 
    一位年轻的华族先天,已经让人惊惧,但和炼丹大师比起来,就相差太远了。
 
    炼丹大师是对于那些,丹道超凡入圣,能炼制上品灵丹乃至准宝丹的超品炼丹师尊称。每一位炼丹大师,不仅是丹道领域的高手,更是先天中强者,一手控火之术,出神入化。
 
    任何一位炼丹大师,都会受到那些顶级宗派、家族的招揽,地位不会比金丹真君差多少。
 
    眼前这少年,竟真是炼丹大师?
 
    包括丁老都满目骇然,他只是猜测罢了,没想到猜中了真像。
 
    “是又如何?”
 
    陈凡面无表情,一步步行来,丝毫不停。
 
    “若真是炼丹大师,那之前所为,只是一场误会。朱堂主胆敢和顾家勾结,冒犯一位炼丹大师,乃是自寻死路,陈大师杀了他,我金乌堂不会有丝毫追究,不仅如此,还会再拿出十万灵石,作为补偿,向陈大师致歉。”
 
    丹使正色道:“大师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份,在下金乌堂五大金乌使之一丹使,受真君之命,全权负责丹道事宜。如陈大师这样的年轻大师,正是我金乌堂渴求的,只要大师愿意加入金乌堂,一切条件都好说。哪怕是需求金丹级功法,都是一句话的事情...”
 
    他此话说出。
 
    不知多少人眼睛发亮。
 
    金丹级功法啊。只有宗门和北寒王族手中掌握,其他散修手中的功法,大多品级很低,哪怕修成金丹,也只是下品金丹,未来再无潜力。
 
    “你说够了吗?”
 
    陈凡突然道。
 
    “厄...陈大师的意思是?”
 
    丹使脸色一僵。
 
    “说够了,就去死吧。”
 
    陈凡平静说着,轻轻一拍养剑葫,一柄金色小剑跳跃而出,猛地化作金色剑芒,漫空一绕,就把在场八位高层的人头,尽数切下,剑芒匹练横空,照的满室皆寒,除了丁老外,无人逃脱。
 
    “找死!”
 
    丹使暴怒。
 
    他乃是堂堂金乌使之一,在金乌堂中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虽非专斯战斗,但一身修为也迈入了先天后期,更得传金乌真君的‘金乌曜日玄功’,一口神火喷出,可煮天焚海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只见一团金色火焰,猛地从丹使身上冒出。
 
    他笼罩在熊熊烈焰中,几如神魔转世,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在被背后浮现。恐怖凶残的气息,疯狂暴涨,瞬间就冲破大堂,要直冲九霄云空。
 
    一位先天后期修士,全力出手的威势何等恐怖,足以让千米山峰崩塌。几乎弹指后,整个朱魇城都会惊动,所有人都知道,有先天强者爆发交锋了。
 
    “镇。”
 
    陈凡轻轻一跺脚,口中吐出一字。
 
    轰!
 
    丹使只觉得,虚空一凝。以陈凡脚下,方圆百丈之内,所有元气瞬间化作铁板,他整个人身上似压着千斤重担,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。焚天煮海的金乌火,也迅速沉寂下去,化作小火苗,到最后,连寒铁木制成的椅子,都无法烧破。
 
    他的冲霄气势,更尽数被锁住,无人察觉。
 
    “这...这是领域。你是金丹?”
 
    丹使骇然。
 
    这股掌控天地,一言压万物的感觉,他曾经在金乌真君身上体会过。只有金丹级修士,才有如此恐怖的威能。但任何一位金丹,都是跺跺脚,北寒域震动的存在。要么是大族之主,要么坐镇一方,称宗道祖,哪有陈凡如此年轻的?
 
    “算是吧。”
 
    陈凡不置可否,金色剑芒环绕,化作一道剑虹,就要落下。
 
    “真君饶命,是小使冒犯真君,求真君赎罪...阁下若放过我,金乌堂一定感激万分。”
 
    丹使满脸惊惧的叫道。
 
    “可惜我从来没放过敌人的习惯。”
 
    陈凡轻轻一笑。
 
    他屈指一弹,剑芒就当空落下,带着轰鸣雷音,向着丹使斩去。
 
    “你不能杀我,我是金乌堂的丹使,我家堂主是阴阳洞天长老,金乌真君...”丹使狂叫。但已经迟了。
 
    归元剑斩破空气,一剑就将他连人带神魂,斩成两截。接着,陈凡弹出一道墨焰,将他尸体烧成灰烬。
 
    这位堂堂丹使,先天后期修士,就这样死在了偏僻的朱魇城中,无人知晓。
 
    丁老瑟瑟发抖。
 
    从陈凡进来,到丹使伏诛,不过一分钟时间,对他而言,却比十年还漫长。他无比敬畏的望着陈凡,不敢想象。
 
    ‘真君...这华族少年,竟然是一位真君?’
 
    丁老不愿相信,但除了真君外,谁能一剑斩杀堂堂金乌使?尤其那操纵万物,掌控天地的感觉,丁老从未在任何一位先天强者身上领会过,宛如日月的主宰者般。
 
    ‘我们怎敢招惹到一位真君,简直猪油蒙了心。’
 
    丁老万分悔恨。
 
    这可是金丹真君啊!
 
    ....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