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怎么会出现在金乌堂而且他每一步行来

发布时间:2018-07-03 22:06 浏览:
 “你们来之前,金乌堂就没有告诉你们,我的身份吗?”陈凡忽的一叹。
 
    “什么身份?”
 
    顾韩辰一楞。
 
    “关于...天元丹,是我自己亲手炼制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陈凡灿烂一笑,露出洁白皓齿。
 
    他话一出,周围人尽皆失笑,仿佛听见什么天大笑话般。只有顾韩辰猛地脸色一变,心中不妙,但已经迟了,只见陈凡轻轻踏出一步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整个法阵幻境,都为之一动。
 
    一股无比凶残的气息,从陈凡身上传来,瞬间充塞虚空,他仿佛太古暴龙苏醒般,无穷恐怖的威压,在周身凝聚。
 
    “嘭嘭嘭。”
 
    几乎刹那间。
 
    那些顾家侍卫,直接承受不住威压,当场爆体。只有顾韩辰还勉强支撑着,跪趴在地上,浑身颤栗。
 
    顾韩辰勉强抬眼,就见到陈凡一步步而来,整个虚空在他脚下,都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,明显是法阵承受不住,要破碎。
 
    ‘该死的,这哪是什么凡人?明明是一位先天强者,而且是极其恐怖的先天,绝非我顾家能敌,金乌堂骗误...’
 
    顾韩辰心中咆哮。
 
    他想求饶,可是陈凡怎会心软,直接一道风刃打出,将顾韩辰凌空切成两半。然后伸出双手,往虚空一撕,幻境破碎,红雾消散,陈凡眼前猛地现出一个赤袍老者。
 
    老者正盘腿而坐,注入法力进身前阵图,运转法阵,一见到陈凡,就满脸骇然:
 
    “道友住手,请听我一言...”
 
    “死。”
 
    陈凡丝毫不留手。
 
    他一掌拍出,璀璨的金光凝聚,化作丈许大小的掌印,如神金铸造,凌空拍下。赤袍老者连一言都未发出,当场就被拍成肉饼,连神魂都化作齑粉。
 
    对付这样的普通先天,陈凡根本不需要出第二招,吹口气都能斩杀。
 
    杀了顾家老祖后,陈凡目光冷冷望向金乌堂方向:
 
    “交易全程,只有你们知道我身份,顾家却找上门来,明显是在借刀杀人。真以为我陈北玄好欺吗?”
 
    陈凡身形一晃,直接从原地消失,向着金乌堂飞遁而去。
 
    他要大开杀戒。
 
    PS:还有一更^_^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820章 屠金乌(第一更)
 
    金乌堂。
 
    足有十丈高的两只展翅金乌,分列大门两旁。一位又一位肌肉虬结,强健如龙的精壮侍卫,束手站前,楼高百米,把这个朱魇城数一数二的大药堂,承托的气魄雄浑。
 
    此时,众多高层,正齐聚在顶楼。
 
    一袭黑袍的丹使,轻抿仙茶,高居其上。在他面前,分堂主、长老等,正喜气洋洋汇报。拍卖会完美结束,金乌堂可是乘机大捞了一笔。
 
    “若再加上天火顾家分给我们的十五万灵石,这一次拍卖会,纯赚超过四十万。”金乌堂主笑着道。
 
    “丹使大人,我还是有些忧虑...那位陈上仙看起来,并非好惹,我们会不会做错了。”丁老犹豫着道。
 
    “区区一个华族人,也陪称上仙?老丁,你糊涂了把。”副堂主在旁边训斥。
 
    “天火城的顾老鬼,以布阵炼火著称。哪怕他真是先天,也非顾老鬼对手。况且,我金乌堂乃是北寒域屈指可数的药堂,得罪就就得罪了,不算什么。”
 
    丹使淡淡说着。
 
    金乌堂也许在北寒王族的大人物,以及六大洞天面前,只是蝼蚁。但面对普通散修,却高高在上,宛如擎天巨塔,不可撼动。
 
    众高层正露出会心笑容时。
 
    “噗通!”
 
    一阵响声,从楼下传来,还伴随着诸多惨嚎哎叫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众人一惊,就要派人查探时。但那响声,如龙而来,迅速自第一层向上攀登,几乎弹指间,就已经突破到数十层之上,来到顶楼。
 
    “嘭。”
 
    青铜浇灌,绘着诸多防御符文的大门,被一脚踹开。一个少年,负手而入,他手中还提着一个精壮大汉。那大汉,赫然是金乌堂的侍卫首领,一位炼体极强,媲美通玄巅峰的大高手。如今被陈凡似死狗般提着,直接抛下楼去。
 
    “陈上仙?”
 
    “姓陈的小子?”
 
    “你没死?”
 
    众人反应各不同。
 
    几个高层,如见鬼魅般。陈凡不是被天火顾家老祖捉走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金乌堂?而且他每一步行来,百米高楼,都随之晃动,宛如太古巨兽落足般,身上气机凝聚,虽看不出修为,却绝非凡人。
 
    “怎么,见我被顾家杀死,很惊讶?”陈凡一边走,脸挂笑容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,这是误会...”
 
    一位高层站起身,想要解释。
 
    陈凡屈指一弹,一道白虹射出,将那个高层眉心贯穿,当场击杀。
 
    “荀副堂主?”
 
    众人惊怒。
 
    荀副堂主虽然修为不高,但也是通玄期修士,身上配备防御法器,却连陈凡一击都接不下。陈凡的修为,有些厉害啊。
 
    金乌堂主脸上皮肉跳了跳,声音略寒道: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