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便是放在天荒星域也应该是站在顶点的人物

发布时间:2018-07-03 22:05 浏览:
众人一惊,顿时想到。这位虽是华族人,但也是一位先天修士。无论在哪个城中,先天修士可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,高高在上,主宰万民。
 
    但哪怕这样,云依儿等人眸光中,还是露出一丝遗憾,那并非对着陈凡,而是遗憾他怎么生为华族。
 
    陈凡这时才发现。
 
    这群人的容貌,其实与他细微的不同,似乎是气候原因。大部分人的瞳孔,都偏淡蓝色,鼻梁也略微高挑,脸型轮廓和华族人有一些区别。但这种区别,显然不是他们鄙视的原因。
 
    “前辈无需灰心。能以华族之身,修到先天境界,乃是千万中难出的一位绝世奇才,而且陈前辈如此年轻。未尝没有拜入大派,攀登仙道的机会。”
 
    穆红提安慰。
 
    但显然她对陈凡的未来,也并不看好。
 
    陈凡正想再问时,远处天际,忽的浮现一道道光芒。
 
    “是家族的人来了。”
 
    云依儿不由跳起来道。
 
    朱魇城几大修仙世家的支援阵容,非常豪华,数艘百丈飞舟横越虚空,为首者更是一位先天。上面甲胄战士林立,诸多修仙者气息云集,不乏通玄乃至神海修士。
 
    “多谢道友救了我家少主,城主府必有重谢,我刚才已通知府内,城主大人已设下晚宴,要宴请陈道友。”
 
    为首的白发老者,拱手道谢。
 
    其他几大家族的长老,也都上前见礼。他们对陈凡如此年轻,就晋升先天,都非常震撼,无比恭敬热切。
 
    “桑供奉,这位陈前辈...乃是华族人。”
 
    张凌风忽的开口。
 
    华族?
 
    众长老一愣,仔细打量,果然发现陈凡黑发黑瞳,容貌与周围人不同。
 
    真是华族的?
 
    不仅是几位长老,连诸多神海、通玄修士都被惊住了。他们看着陈凡的目光,就像望着大熊猫一般,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“原来是华族的道友啊...真是难得,难得啊。”
 
    桑供奉干笑。
 
    老者决口再不提重者,态度明显淡下来三分。至于晚宴之事,更目光闪烁,顾左右而言它。连邀请陈凡上飞舟,都很敷衍,没有诚意,明显是客套话。
 
    “队长,以前见到先天修士,桑供奉可是无比热情的,怎么态度这么冷淡?那位陈前辈,一看就是绝世奇才啊,如此年轻的先天,恐怕不比我们大多少吧。”
 
    飞舟上,有年少人疑惑。
 
    “笨蛋,你没看出来,他是华族人啊。”
 
    队长训斥,看着陈凡的目光,不由惋惜,自言自语道:
 
    “可惜啊,以这人天资,本该前途无量,未来说不定都可裂土封城,自成一家,甚至染指金丹大道。奈何...是个华族人。”
 
    这一切,都落入陈凡眼中。
 
    他坦然面对,表面风轻云淡,只是心中疑惑越来越浓。
 
    之后几家长老来邀请陈凡乘飞舟,被陈凡淡淡拒绝了。这些长老也只是表面客气一下,给陈凡留下地址后,就陆续而去。
 
    最后离开的穆红提,脸露歉意:
 
    “陈前辈,我没想到家族会这样。您放心,您的恩情穆家一定会记得。您若有事,随时可找我穆家。”
 
    “恩。”
 
    陈凡点头,不置可否。
 
    至于原先殷勤的张凌风,头也不回。
 
    等众多飞舟离去后,陈凡眸光幽幽,北寒域的情况,他大致了解一些。现在最让他好奇的是,古华夏修士出了什么事?让这些人提起华族,就如此冷谈。
 
    “当年华夏修士,可是有元婴天君坐镇的,更有诸多金丹先天。以齐天君的强大,便是放在天荒星域,也应该是站在顶点的人物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 
    陈凡疑惑。
 
    他想了想,纵起一道金光,向朱魇城方向而去。
 
    有了地址,千里距离对陈凡而言,几乎弹指之间。很快,一座恢弘浩大的古城,浮现在陈凡眼前。这座古城无比雄伟,城墙足有上百丈高,上面浇灌铁水,通体黑色,宛如铁铸。一道道符箓刻绘其上,哪怕在白天,都闪耀着淡淡灵光。
 
    在城墙上驻守的士兵,各个身披百斤铁甲,虽未修仙,却肉身强悍,精气滚滚,可生裂虎豹。城池更占地百里,人口数百万,不逊色地球大都市。一座无形的大阵,将整座城池笼罩。任何人都无法从外部飞入。
 
    “嗖。”
 
    陈凡降下遁光,化作凡人,踏入城内。
 
    这座镇城大阵,气息恢弘,明显是金丹布下。但并不放在陈凡眼中,一击可破。不过初来乍到,陈凡并不准备太张扬。
 
    朱魇城中,无比繁华。
 
    街道足有上百米宽,可以供十架马车并行。两边的楼房,高达百丈,宛如摩天大厦。往来人群,虽然穿着服饰古老,但论繁荣,并不比地球弱多少。
 
    陈凡一路行来,感觉到许多修仙者气息,数十人中差不多就有一位,这个比例比昆墟界和地球,都高得多,但大部分都是筑基期,通玄神海比较少,至于先天更是一个没有。
 
    天空中,不时一道道遁光划过。
 
相关阅读